精神一科

对生命保持最高尊重 对职业感到无上光荣

——记威海市经区医院精神一科

《日内瓦医生宣言》说“对人的生命保持最高尊重”,精神科医生的默默奉献就是这一宗旨的体现。近年来,“最美医生”、仁心仁术的故事时常见诸媒体,而精神科医生却始终默默无闻。今天,让我们一起走近经区医院精神一科。

门诊医生洞察力如鹰般敏锐

精神科患者的表现多种多样、变化多端,有时甚至很不可思议,对精神科坐诊医生而言,通过患者复杂的表象探寻到病因,需要拥有如鹰般敏锐的直觉和“挖地三尺”掘出病源的技巧。

前段时间,经区医院精神一科门诊来了一名二胎产妇丁女士。“我生完宝宝三个月时,用凉水洗了一次手,落下了严重的‘月子病’,简直痛不欲生……”

经过详细询问,谷旦华了解到,丁女士之所以感觉“用凉水洗了一次手就‘大病缠身’”主要原因是婆婆的那顿责备。当时,丁女士上厕所后,用自来水冲洗了一下手,婆婆看到后,将她一顿责备,说这样容易落下严重的病根,且为她罗列了数十种“月子病”,听得丁女士当时就感觉“月子病”显现出来了,全身不舒服,后来发展到浑身疼痛,睡不着觉。为此,丁女士四处求医,各种检查都做了,啥毛病也没有。丁女士哭哭啼啼地表示,自己已经忍了5个月了,甚至不想活了,“朋友建议我看精神科专家,希望你能帮帮我。”

这属于癔症的一种,凭着数十年临床经验,谷旦华对患者的病情的脉路有着十分清析的理解,经过详细的询问和现症检查,为丁女士开了少许药物。两个周后,丁女士复诊表示病情明显缓解,后又继续进行心理治疗,目前丁女士感觉越来越好,“如果早点儿来精神科就诊就好了。”

失眠患者在精神科门诊也是比较多见的,其中部分患者甚至“无医自通”,导致过度治疗,病情越“治”越重,来自荣成的70岁的徐大爷便是这样一位患者。原来,徐大爷之前因每天睡眠时间少于常人,便认为自己“失眠”了,于是自行服用药物,然而服用一种药物没啥效果,就又增加一种药物,结果药越加越多,失眠反而更加严重了。就诊的前一天晚上,徐大爷还服用了四种治疗失眠的药物共20片。

“徐大爷原来只不过是“假性失眠”或称为“睡眠被剥夺体验”,后来出现的严重失眠其实为过度用药所致。”谷旦华表示,低剂量安定可以抑制睡眠或改善,而大量用药会导致镇静过度,精神异常兴奋。谷旦华从徐大爷之前服用的四种药中选择了一种,结果徐大爷睡眠质量越来越好。

“很多患者自行治病,结果导致原本非常简单好治的病转变为‘疑难’病症。尤其是失眠方面,药物间会有相互作用,如果胡乱用药,很容易导致‘无药可救’的地步。所以患者一定要遵医嘱。”谷旦华同时建议讳疾忌医者,不要过度“抵制”,贻误病情治疗,导致“悔不当初”。

诊断快、用药准,对于精神科医生,需要有鹰一般的洞察力。经区医院精神一科门诊范围主要包括重症精神疾病、失眠、抑郁、焦虑、情感障碍等心理疾病患者,还对青少年网络成瘾、行为矫正、情绪障碍、儿童多动症、多发性抽动障碍的诊断和治疗具有独到之处。

病房医生在铁门中坚守医者仁心

精神一科病房收治的大多为重症精神病患者,坊间总有人会说:精神科医生,大多自己也不正常。正是因为人们对于精神疾病的畏惧,让精神科医生也变成了一类“特殊的人”。然而这些“特殊的人”,却在层层铁门中坚守医者仁心。

前段时间,精神一科病房收治了一名精神病流浪儿,刚来医院时,患者全身皮肤大面积溃烂,浑身是伤,一句话也不说。来医院后,护士立马帮其洗澡、消毒、处理伤口,精神科还联系兄弟科室为患者外伤进行治疗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+专人看护,现在患者精神状态很好,甚至可以简单地与医护人员沟通。

在精神一科病房,医护人员会经常到病房巡查,和患者说说话、聊聊天。“只要有空,我们就会去跟病人说说话。现在的治疗多样化,药物治疗配合物理治疗或心理治疗,一般治疗三至四周左右,多数病人可以基本恢复正常,而且目前的药物都是‘升级版’,疗效好,副作用轻,再观察评估后,就能出院了。和他们交流,是观察的一种方式。”病区明亮的走廊两旁,几十名病人正在聊天,见谷旦华主任过来,纷纷和他打招呼。“情感交流有时比药物更有效。”谷旦华表示。

“可能很多人认为精神病患者都是不可理喻、难以沟通的,其实不是这样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们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”谷旦华表示,精神病患者并没有那么恐怖,他们需要专业的治疗,其实他们很简单、很单纯,有时情感如儿童般脆弱,如果不发病,他们不会伤害任何人,跟平常人没有什么不一样。“在经区医院精神一科病房,医护人员把患者当作朋友一样,竭尽所能帮助他们对抗疾病。”

“精神病患者不仅自己受苦,更是家庭的痛点,送病人来我们这里,家属也是痛苦不堪。”谷旦华指出,精神病患者是特殊的患者,是“弱势中的弱势”,之所以强调“尊重病人”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社会上不少人歧视精神病患者,所谓“另类的目光”,精神科医生要做的就是坚持医者的操守和为民解困的情怀,“让患者在阳光下接受有效治疗。”

治愈患者的快乐让他们无怨无悔

  精神科医生是高危职业,精神病患者躁狂发作伤害医生的案例并不鲜见,即使如此,经区医院精神一科医护人员仍恪尽职守,用点滴行动诠释着无疆大爱。“很多患者在接受治疗时并不清醒,但我们每一位医护人员,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医治他们,做到问心无愧。”谷旦华说。

提起精神病患者伤医一事,谷旦华下意识看了一下胳膊上的咬痕。这个咬痕是多年前的一个病号留下的,当时犯病的是一位体格强壮的躁狂病人,突然不顾一切地想冲出门去,谷旦华想控制住病人的手臂——作为医生他下手有轻重,可病人下口没有轻重,病人死命地咬住谷旦华的胳膊,即使隔着一层衣服,仍然看到鲜血流下,忍受剧痛的谷旦华并没有因此放手……

在精神科,医护人员被病人“伤害”可以说是家常便饭。护士长朱孔美是父母“手心里的宝”,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爸爸妈妈动过一个手指头,然而在精神一科却被患者狠狠揍了一锤。当时,朱孔美正在为病人量血压、测体温和体重时,被患者当头给了一锤,此时的她有点儿懵了,委屈的泪水“不争气”地流了下来,而她做的却是坚持完成工作,同事们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

“被病人打一拳、踢一脚、挠一把,对精神科医生来说是常态,在我们这里,几乎没有一个医护人员没被病人‘袭击’过。”谷旦华说,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,选择了这个科室,就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。尽管如此,谷旦华依然很尊重自己的职业。“快30年了,每当看到病人康复出院,我们的激动和自豪之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”

“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。利居众后,责在人先。”恪守着自己座右铭,在谷旦华的带领下,在精神一科同事的共同努力下,科室一步步发展壮大,门诊量和业绩大幅增长。

“不受同行歧视,不被患者误解,论学术正本清源,论医术理直气壮。做精神科医生,不只有眼前的苟且,还可以有价值、有成就,有幸福的诗和远方。”正是秉承这一仁心惠世、厚德笃行的理念,经区医院精神一科在业内口碑载道,为患者带来了福音。